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看片 去年在马里安巴

看片 去年在马里安巴


我大概是为数不多的阅读法国新小说并非常喜欢它们的人,我几乎收集了陈侗鲁毅工作室编辑出版的全部的《午夜文丛》。看法国新小说,首当其冲要看阿兰罗伯-格里耶,我过去读过的大多是他早期的作品,比如《吉娜》《嫉妒》《橡皮》和《窥视者》。《反复》这本书看了一部分,他的三卷一套的作品集也曾有买,但是因为色情和暴力,没有往下读。


《去年在马里安巴》开过几次头,但是因为是电影小说,里面有过多摄影机应该跟随哪个画面等等的电影方面的要求,所以始终也没读下去。同名电影《去年在马里安巴》是获过金狮奖的,是法国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作,自1961年问世便褒贬不一。有人说它是电影革命性作品,也有称之是矫柔造作的文化垃圾。今天我总算鼓起勇气要看看这电影,也算让自己看片经验来一次历险。


影片开始是无休止的长镜头,重复的旁白,漫长无尽的走廊,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装饰。其实电影剧情很简单,在一个旅馆里,一个男子X在不同场合一次次向女子A重复他们去年在马里安巴的相遇和恋情,并要求A跟他走。但是A已经安全忘记,后来在X的一再坚持下,A终于认为自己曾与X相爱过。


在电影的一开始我就陷入深深的苦恼,为什么这样演,导演想说什么?我几乎想拔着头发把自己从中拽出来。碟片后面有足够长的花絮,有些采访和记录片是对这电影不同意义的诠释。比如有人认为这是核子时代人对现代化的焦虑;比如女权主义者看到的是男女不平等和暴力的暗示;再有就是X是个自觉自省的机器人,他有着与众不同的自由,所以他想趁游戏结束之前把A带出机器人的世界;还有解释作这是电影角色对于影片的反抗,他要赋影片和自己以生命,按照自己的意志改编影片的结局;更有人认为这是导演和编剧之间的斗争,他们的斗争体现为X对A的一次次说服,等等等等。


这些解构实在太复杂了,完全超出了我的大脑对电影的理解,并且击中了我的心脏,让我在这个早上如骨鲠在喉,心中满是块垒。


任何一种分析都不无道理,任何一种解释都牵强附会。早上看斯坦利
索罗门的《电影的观念》,他说英格玛伯格曼有一些电影很好地解决哲学观念如何在电影银幕上体现的问题。的确,作家电影把文学用电影表现出来也同样是个难题,所以这部《去年在马里安巴》说好了是对传统电影的挑战,说不好就是一部广播剧,它的旁白完全可以和优美的画面分开,即使分开,声音和画面也不妨碍彼此都成为杰作。


但是我们姑且承认,这种把文学表现于电影的方式是一种革命和挑战。除了上面那些玄之又玄的理论分析,我还想找出一个这个故事在现实中的依存。凭着对电影旁白的理解,(在花絮里所有的评论者都忽略了旁白,只看到它扰乱了电影的表现方式,没有注意语言本身。)我有了自己的结论。


那就从该片的编剧阿兰 罗伯—格里耶自身开始说吧,如果你熟悉法国新小说,就应该知道一本叫做《图象
女人的盛典》的书。这是有些色情描写的书,以至于人们认为它是《O的故事》的作者写的。其实《图象
女人的盛典》的作者是阿兰罗伯格里耶的太太,她写这本书,正是要向《O的故事》的作者表示敬意。《O的故事》的作者是位法国女编辑,直到她去世后人们才知道曾经掀起轩然大波的《O的故事》是她写的,而且这部小说居然是她写给一位法兰西院士的情书。


因为有上面那么些铺垫,《去年在马里安巴》就这么理解吧,这个剧本是阿兰罗伯格里耶写给一名不知名女子的情书,他们陷身迷宫一样的爱情里,既无望又无法脱身。他们渴望记忆,又希望忘却。

高墙、走廊、镜子,避开这重重迷宫,我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你身边。现在你近在咫尺,却要逃避开我……”

你说让我一年后来,也许你是考验我,或者让我自己感觉累了,没有力气再来。但是我来了……”


有什么比把它当成一部简单的爱情电影更难于理解呢?


在我把《去年在马里安巴》定位成一部爱情电影以后,仍有很多元素值得探究。


一、音乐


《去年在马里安巴》的音乐断非爱情影片的情义绵绵,它非常粗暴刺耳,给人以紧张感。每当音乐响起,我都在想象有一把锤子在敲打着A的神经,这是她一遍遍自问:去年我是否到过马里安巴,是否真的与这个人相遇。


二、细节堆砌


无休止的长镜头,漫长的走廊,巴洛克风格的雕饰、水晶灯、风景画。还有镜子的运用。A往往出现在镜子里,有时候因为镜子的缘故,A会同时有三个形象在一个画面内。你很难说清楚X在对谁说话。对真实的A还是镜像的A。因为有这些细节的堆砌,给了人这样一种感觉,虽然A与X近在咫尺,但是这些细节又推远了他们。所以对两个身陷迷宫的人来说,即使A与X出走,能否走得出去却难说得很。


三、囚禁


这是一座宫殿式旅馆,客人衣着华丽,举止优雅,只是缺乏生气。你无法探究他们背后的人生,他们从哪里来,做什么职业,有什么亲人,有什么快乐和哀伤。他们的存在象一个符号,既象百无聊赖的有产阶级,又象囿于墓地的一群幽灵。他们被囚禁于此,谁也没有逃脱的意思。这种囚禁象征的,或许是婚姻,或许是生活,或许是生命本身。所有的人都陷身迷局,日复一日,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么想来,影片弥漫的是一种深重的绝望。


四、游戏和雕像


影片里有一个游戏,是把16张扑克牌或者火柴棍按照每行7、5、3、1排成四行,两个人玩,每次取牌的人可以取一张或多张,但只能在一行里取,最后一张留给谁谁就是输者。


这个游戏是A的丈夫M提出的,但是每次游戏,M是唯一的赢家。

A与X有很多回忆是讨论一座雕像,雕像在花园里,是一个男子阻拦一个女子走向前去。X对A说那是我们两个。


当A与X逃离后,他们面前可能横亘的是万丈悬崖,这是游戏的结局,谁也无法逾越。


五、结局


虽然我刻薄地说这电影更象一出广播剧,但上面所说的元素却又是电影本身的元素,与作家的文学概念无关。马里安巴的际遇是一个幻想或者一根稻草,囚禁在生命的迷团里无法脱身的我们,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结局。


于是只好一遍遍自问:你还记得吗?去年在马里安芭……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