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看片 奥菲斯

看片 奥菲斯



如果两面镜子相对而放,无论从哪一侧的镜子看过去,都是一条长长的镜像的长廊。镜像的边框象一道门,如果再加上光的折射,看镜子的人往往陷入惶惑:他无法确定那一道道门里的人影是否与他同处一个世界,也无法知道镜像里的人出了一重镜像,是否还陷入另一重镜像。


让科克托习惯用镜子做道具,这部《奥菲斯》的结构就象镜像重重:镜子是通向死亡之门,诗人奥菲斯为了寻找死去的妻子,在死神的助手欧特比斯的引领下,走进镜像深处。《奥菲斯》的故事来自于希腊神话:诗人试图前往冥府领回他死去的妻子,却因自己忍不住的回头一看失去了让她重回人间的机会。让科可托生前一定想过很多关于死亡的事情,在他的地狱里,废墟重重,亡魂游荡。风吹过来,欧特比斯御风而行,奥菲斯艰难前进。


死亡的入学考试象一场面试或审判,奥菲斯在这里与死神重逢并爱上了她。但是经过判决他不得不把妻子领出镜像,并且受了誓言的约束:有生之年不能再看妻子一眼。重返人间奥菲斯并不幸福,经历死亡前他沉迷于从神秘电台捕捉诗句;经历死亡后他无法忍受被誓言束缚的生活。有一次他在镜子里看见妻子的面容,她就象影子一样忽然消失了。


奥菲斯又一次走入镜像,依然是废墟、亡魂,死神在废墟尽头等待他。她的面孔时而冷峻时而美丽,为了挽救奥菲斯,她让助手扼死了他。奥菲斯的灵魂一步步退了出来,他与欧特比斯隔着层虚幻的薄幕,他一步步后退,绝望地伸着手,直到退出镜像之外。再触摸,那已是一层坚硬的平面,他再也进不去了。镜像之外,奥菲斯的妻子从床上醒来,她只是做了个不愉快的梦;镜像之内,死神和欧特比斯被带走,死神满眼泪水,欧特比斯喃喃自语:我们又要回到那沼泽中了。


让科克托在他的《无形》中说,诗人承担着有形和无形之苦。奥菲斯很显然是个为有形所苦的诗人,他被视为国家的英雄,却时时担心别人不喜欢自己的诗。所以当他在电台听到那些神秘诗句时,认为那是天赐的灵感。其实那是个刚刚死去的青年诗人的诗句,死神用这些诗句诱惑着奥菲斯,使他陷入迷狂。


死亡以女性面孔出现实在少之又少,所以“公主”虽与《第七封印》中的死神齐名,但看起来不免柔弱多情,颇削弱了影片的力量。诗人通过体验跨越的镜像,就象我们的庄周梦蝶,究竟哪一重是真实的存在,已难以辨清。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