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新书发布] 《红轮(第二卷)》 亚·索尔仁尼琴 著 夏广智 武学善 等译

《红轮(第二卷)》 亚·索尔仁尼琴 著 夏广智 武学善 等译








引用:
出版: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亚·索尔仁尼琴 【俄】

译者:夏广智 武学善 等

时间:2011.4

IS B N:9787539943282

页数:(三册)

开本:16

包装:平装

价格:98.00




简介:

《红轮》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索尔仁尼琴最大的一部鸿篇巨制,也是目前世界文学史上篇幅最宏大、卷帙最浩繁、所反映的历史事件时间跨度最长的一部小说。这部描写俄国战争和苏共历史的史论-政治性小说,从1914年8月的一战开始,一直写到1916年的俄国民权运动、俄国资产阶级二月革命、无产阶级十月革命、水兵叛乱,直至1945年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构成了俄罗斯生活的一部百科全书,重现了整个20世纪俄国和苏联的历史。

本次出版的《红轮》中文版第二卷全面反映十月革命之前俄罗斯社会内?的真实情况,援引大量原始资料,还原一个被不为人知,又被世人歪曲的俄国近代史,其尖锐的思想和对革命之前俄国内部分崩离析的真实描述,为读者更加清晰地认识这段影响人类历程的革命和了解当时俄国面临的具体困难提供了“一手资料”。

《红轮2》势必引起更多读者的极大兴趣,成为研究20世纪苏俄历史最为宝贵的历史资料。 


作者简介:【略】


文摘:

第 一 章

德里亚戈维茨森林如今早已不再茂密,这里的鸟儿要比三俄里外后方的戈鲁包夫希纳森林里的鸟儿少得多。战争迫近时,大群的寒鸦从四面八方飞到这儿来觅食。不管是战前还是战时,在这片森林上空,都有凤头麦鸡凄凉的哀鸣。

戈鲁包夫希纳森林树木粗大,每棵树都像特地展示给人们看似的,树四周的开阔地上长满了绿草。五月里,百鸟齐鸣,动人心弦,萨尼亚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聆听着悦耳的鸟鸣声。

萨尼亚原以为前沿阵地会使鸟儿稍稍飞远一点儿,然而,许多鸟儿对人世间的战争及战争带来的死亡早已不屑一顾,它们依然栖息在自古以来就属于它们的地方。

戈鲁包夫希纳森林原来属于一个地主,后来被一个普通农民租过来,而德里亚戈维茨森林则一直属于农民。现在,这片林子被掷弹兵强行驻扎,到处是步兵后勤人员、预备队,还有大炮拖车、马匹、炮兵地窨子。紧挨着德里亚戈维茨森林后面的是近卫第一旅第一炮兵营的火炮。

因为要修筑地窨子,而德里亚戈维茨森林的木材越来越稀少,他们只好从俄罗斯腹地用铁路平板车运来了修筑掩体、防御工事用的粗大原木,并且以每车三卢布的价钱雇用当地农民运往阵地前沿。

过去一年,萨尼亚参加的战斗,几乎全在这个地方发生。从去年九月起,他们的炮兵连就在德里亚戈维茨森林后面驻扎下来,从炮兵连到他们的观察所,萨尼亚需要穿过敌人的观察哨。这条路不能结队行进,辎重车每次通过也不能超过一辆。走到路旁有十字架的地方朝左拐,然后躬身猫腰穿越一点五俄里的交通壕,就可以到达步兵战壕。去年八月,萨尼亚还在掷弹兵旅,他清晰地记得那场残酷的战斗。那次,他们遭受了敌军炮火和窒息性毒气的猛烈攻击,后来他们一溜烟地从巴兰诺维奇城直奔斯托尔布齐城,甚至跑到了明斯克城,直到德国人停止向他们射击。这以后,整个掷弹兵团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冒着敌人的炮火,在敌军的监视下,艰难地返回,直到与敌人完全靠近,才占据了德国人放弃的没有利用价值的二点五俄里的土地。

饱含着屈辱、汗水和死亡的二点五俄里土地,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价值。然而,萨尼亚把这里看得比故乡还要宝贵,他已经爱上了这里的每一丛灌木,每一座山丘,每一条羊肠小路。而且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曾是诗人密茨凯维奇住过的地方,萨尼亚更是万分喜爱。

经过一年的磨炼,萨尼亚有了很大变化,许多事儿让我们感到惊异。有一次,他从观察所回炮兵连,正在路上走着,忽然看到德里亚戈维茨森林边缘上空升起一股黑烟,这股黑烟比树林高出两倍。烟柱上方有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再高一点的地方,有粗大的木头四飞五散。没等这些木头在强烈的轰鸣声中落下来,烟柱的顶部便合拢起来。接着,一枚八英寸大的炮弹击中了炮兵连的炮弹库,顿时,整个天空烟雾弥漫,形势万分紧张。萨尼亚听到枪弹声后,立刻撒腿朝阵地跑去。萨尼亚边跑边喊,阵地上的其他士兵听见他的叫喊声后也跟着他朝弹药箱冲过去。此时,箱壁已被打穿了,里面的火药正在燃烧。萨尼亚和士兵用斧头撬开了正在燃烧的炮弹箱,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拽出已经烧红的、带炮弹的炮弹槽。幸运的是,炮弹竟然一枚也没有爆炸。萨尼亚在大火中干得极其敏捷利索,以至于没时间去害怕。只是在干完活之后,他才觉得两条腿直打颤,整个身子快支撑不住了。

后来,他们每个人都被授予乔治十字勋章。历史悠久的俄军功章,曾是俄军对军人的最高奖励。——译者注乔治会议还授予萨尼亚少尉军衔,萨尼亚深受感动。

这个地区有一条界线把两支外来的军队分开了,同时把人们已经住惯了的浑然一片的土地也分开了。这条线两边的土地没有任何差别,但是,这两侧景象显而易见完全不同。

春天,当罗斯托夫掷弹兵旅已经把战壕挖到托尔齐茨高地附近的时候,俄军利用一次拂晓前的偷袭,出其不意地攻下了德军战壕,差点渡过了沙拉河。那天夜里,萨尼亚正赶上在罗斯托夫兵团前沿观察所值班,于是,便和偷袭小组一起去了。当萨尼亚翻过一个双峰高地的时候,他惊讶地叫出声来,那边的世界真是另一种样子,一片绿茵茵的坡地伸向河岸,小溪两旁生长着绿油油的幼橡树、圆球形垂柳和多种灌木,河面上柔和温润的薄雾弥漫在树丛中间,宛如在抚爱所有这一切。枪炮声刚刚沉寂下来,不远处便有一只隐藏在树丛中的夜莺抖动了一下身子,声如贯珠,明亮而细碎……

萨尼亚被托尔齐茨高地后面这片绿茵茵的坡地、柔和温润的薄雾、声音悦耳的夜莺深深地迷住了。然而,托尔齐茨高地和戈鲁包夫希纳森林两边的人们却永世唱着各自的歌,成百上千的人被卷进了这场残酷的战争。

拂晓前,萨尼亚决定亲自体验他一生中头一次参加的进攻。他来到了德军战壕前,仔细地视察着,德军战壕有一人深,整洁干爽,坚固牢靠,不仅有原木修筑的掩蔽部,还有哨兵冬季用的壁炉,甚至还有混凝土工事,比俄军的工事好多了。尽管在此之前,萨尼亚曾猜测从德军战壕观察俄军阵地很容易,但是,当他通过混凝土观察孔看了一眼之后,不禁大吃一惊,这何止是容易,分明是不费丝毫力量便将俄军阵地一览无余。

这一切像梦中所见的神鸟闪闪发光的羽毛一般残存在萨尼亚的记忆中,成了梦的佐证。


第 二 章

博耶中校派萨尼亚少尉于十月十四日上午十时到第三炮兵连设在杜布洛夫卡村附近的侧翼观察所参加炮兵连军官射击训练。

从教育学角度看,这种训练是不严谨的,因为不管三个排长的素质如何,中校都要同等地训练这三个人。博耶中校带着这样一支队伍去作战,处境极为困难。尽管如此,博耶中校?然没有丝毫不安,他带着第三排排长萨尼亚进行射击训练。三排长虽然没有军人的潜质,但比另外两人认真一些。第一排排长切尔内加准尉是从司务长提拔上来的,虽然是一个勇敢的军人,但在知识及技能上却较差,战斗准备上也不稳定,对严格的制度领会得不好;乌斯季莫维奇准尉来自预备役,他是一个四十五岁的教师,家庭负担很重,并且是由于炮兵军官不足才从步兵委派来充作第二排排长的。

昨天和前天一直没有下雨,也没有一丝阳光。今天早晨,乌云漫天,大雨将至。

第三炮兵连设在步兵战壕里的观察所与托尔齐茨高地遥遥相对。因为对敌纵深观察的视野小,为了实地进行全部基础射击训练,博耶中校在一处高地上建立了侧翼观察所,通过一架从敌军手中夺来的望远镜观察敌方阵地,视野广阔而深远。但由于观察所的位置过于偏向阵地侧翼,射击规则就变复杂了。对这些情况,一定要找一个反应能力非常强的人,否则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中校思考了一下,觉得乌斯季莫维奇和切尔内加都缺乏这种应变能力。

从彼尔诺夫团的交通壕走出后,又走了五十沙绳俄国旧长度单位,1沙绳约等于2?134米。的岔路,中校才在侧翼观察所前停了下来。

中校在观察所入口处朝上望了一眼,看到天空仍然黄澄澄一片,他一只手轻轻按住大檐帽,另一只手掀开帆布帘,微微一躬身就钻了进去,传令兵也跟随其后进去了。观察所里面的地面特意为中校往深挖了挖,萨尼亚少尉正站在观察孔旁一条方木上记录着什么。见到炮兵连长博耶中校出现,萨尼亚便从方木上走下来,举手敬礼。

中校的眼睛虽然对观察所里的昏暗还未习惯,但他一眼就可以看出这里有许多地方是违反军事纪律的:两个电话兵坐在木墩子上,电话机却被放在地上;几支卡宾枪靠墙放着,有一支枪的枪管眼看着顶住了墙土;三套防毒面具挂在钉进树皮墙板凸面的钉子上;少尉没有喊“立正”口令,敬礼也不规范。

萨尼亚原本做了汇报的准备,但是,他突然感到在这如此狭窄的掩蔽工事里当着三个士兵的面作报告显得有些窘迫。再者,萨尼亚在中校面前还是有些胆怯。萨尼亚即使不出错,也总是显得有什么过失似的。而切尔内加跟他就不一样,即便出了错,也总是保持着无可指责的样子。中校戴着夹鼻眼镜,微微动了动眉毛,两只眼睛里似乎总是带着半鄙夷半不满的神情,他的整个表情仿佛在说:你们这里还像个军营吗?

中校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不紧不慢地把手举向太阳穴回礼,拿起少尉作的记录默默地读起来。这些记录写的是敌军行动的一切变化,是值班军官的常规记事。

9∶05——四号孔听到敌人在继续进行土方工程,看上去似乎是在夜间开始的。

……


[ 本帖最后由 摸摸 于 2011-5-26 00:0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麦抒 威望 +15 2011-6-6 16:05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