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新书发布] 《易经》 张爱玲 著 赵丕慧 译

《易经》 张爱玲 著 赵丕慧 译








引用:

出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者:张爱玲

译者:赵丕慧

时间:2011.4

I S B N:9787530210925

页数:352

开本:32

包装:精装

价格:32.00




简介:

虽然家族秘史谜云满布让琵琶很迷惘,但童年毕竟是悠长而美好的。十八岁那年,她因为惹怒了父亲与后母,惊险地逃出那个囚禁她的豪宅,去投奔母亲与姑姑。原本母亲打算让琵琶去英国留学,却遇上了战争爆发,只好安排她去香港大学念书。此时琵琶才发现上海在拉扯着她的心,她爱上海,就像从前的人思念着自己的未婚夫!

求学时期的琵琶初尝团体生活的热闹,并结识了风趣的印度女子比比,但烽火很快地威胁到香港,学生们也开始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琵琶备感流落异地的恐惧与无助,然而母亲非但没能给她半点依靠,反而更显疏离防备。

随着香港被日军占领,琵琶不得不中断学业,她和比比商量要一起回上海,她相信只有故乡能与自己的希望混融!为了拿到船票,琵琶必须发挥从小累积的世故与智慧,即使那要冒上生命的危险……

接续《雷峰塔》的故事,《易经》描写女主角十八岁到二十二岁的遭遇,同样是以张爱玲自身的成长经历为背景。张爱玲曾在写给好友宋淇的信中提及:「《雷峰塔》因为是原书的前半部,里面的母亲和姑母是儿童的观点看来,太理想化,欠真实。」相形之下,《易经》则全以成人的角度来观察体会,也因此能将浩大的场面、繁杂的人物以及幽微的情绪,描写得更加挥洒自如,句句对白优雅中带着狠辣,把一个少女的沧桑与青春的生命力刻划得余韵无穷! 


作者简介:


 




文摘:



琵琶没见过千叶菜。她母亲是在法国喜欢上的,回国之后偶而在西摩路市场买过一次,上海就只这个市场有得卖。她会自己下厨,再把它放在面前。美丽的女人坐看着最喜欢的仙人掌属植物,一瓣一瓣摘下来,往嘴里送,略吮一下,再放到盘边上。

“千叶菜得这么吃。”她跟琵琶说,念成“啊提修”。她自管白吃着,正色若有所思,大眼睛低垂着,脸颊上的凹陷更显眼,抿着嘴,一口口啮着。有巴黎的味道,可是她回不去了。

琵琶别开了脸。太有兴趣怕人觉得她想尝尝。姑姑半笑不笑的说:“那玩意有什么好?”她在欧洲也吃过千叶菜。

“嘻,就是好。”露只简单一句,意在言外。

三个人组成了异样的一家子。杨小姐、沈小姐、小沈小姐,来来去去的老妈子一来就告诉要这么称呼。她们都是伺候洋人的老妈子,聪明伶俐,在工厂做过工或是在舞厅陪过舞,见过世面,见怪不怪了。就算犯糊涂,也是搁在心里。杨小姐漂亮,沈小姐戴眼镜、身材好。不,她们俩不是亲戚,两人笑道,透着点神秘。小沈小姐比两人都高,拙手拙脚的,跟老妈子一样像是新来的。后来?从开电梯的那儿打听到是杨小姐的女儿。杨小姐离婚了。沈小姐在洋行做事,不常在家。三人里杨小姐最难伺候,所以老妈子都待不久。露和珊瑚宁可凡事自己来,而不依赖亲戚们荐的老妈子。东方人不尊重别人的私生活,两人的亲戚也都爱管闲事。露和琵琶的父亲离婚之后,照样与小姑同住,姑嫂二人总像在比谁反抗家里多些。

“她们俩是情人。”露的弟弟国柱笑道,“所以珊瑚小姐才老不嫁。”

远在巴黎的时候,露就坚持要琵琶的父亲履行写在离婚协议书上的承诺,送琵琶到英国念书,反倒引发了危机。琵琶不得不逃家去投奔母亲。

“看着吧,琵琶也不会嫁人。”国柱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谁只要跟咱们的杨小姐沾上了边,谁就不想嫁人。”

听人家讲她们俩租这一层楼面所付的房租足够租下一整栋屋子,可是家事却自己动手做。为什么?还不是怕佣人嘴敞。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麦抒 威望 +15 2011-6-6 16:00

TOP

张爱玲的每根神经似乎都与愁绪相关。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

TOP

听过但是没看过,期待

TOP

伟大的作家啊,神秘的女人

TOP

本以为是古典的《易经》。原来是小说。

TOP

是什么样的书呢,想知道啊,

TOP

是什么样的,我也想知道??

TOP

张爱玲这样的女人可能也要几百年才能出一个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