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帕索里尼,《萨罗或所多玛120天》,萨德种系及虚无主义---倒错异态世界初探

帕索里尼,《萨罗或所多玛120天》,萨德种系及虚无主义---倒错异态世界初探

帕索里尼,《萨罗或所多玛120天》,萨德种系及虚无主义
---倒错异态世界初探


逆鳞(恐怖俱乐部5群预言)/文
所谓序言
着手写这篇文章,试图落笔于稿纸之时,空气是凝滞的,带了点涩的。难以想象此刻的我终于在写这部电影,终于又再度坠入这黑暗的世界。笔墨在纸上游走,也游走在我字字滴血般对人性的追索。这是一个异态世界,绽放着本源的“恶之葩”,灵魂没有出路,倒错是唯一本则。在此,我试着要剥离它的外壳,一探思想的“真名”。以下内容涉及异常态度、后现代思考、虚无论。观者不喜勿入。
关于《萨罗或索多玛120天》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于1975年完成该片。《萨罗或索多玛120天》(以下称萨罗)一问世,便备受争议和禁映。此片根据法国声名狼藉的SM作家萨德侯爵的作品改编。并结合意大利法西斯共和国--萨罗共和国的历史背景,由学者罗兰巴特参与编剧,叙事采用但丁《神曲地狱篇》。该片大胆地描写了一个扭曲的,乱伦的,性倒错的世界,影片极度残忍异常,并涉及古老刑罚和性倒错描写。曾几何时,被誉为全球十大禁片之首。本文便是以《萨罗》为切入口,对此种倒错异态世界以及人类的意义、复杂性进行探讨和思索。


正 文

上帝死了
---尼采
萨德就在我们体内
---卡尔维诺
《萨罗》既然作为本次论点的入口,那么首先,对《萨罗》应该由一个剖解,电影的原始文学基础使萨德侯爵的同名小说,而编剧波伏瓦、布朗肖等人也是研究萨德的学者。理解萨德对于理解该片非常重要。萨德使是中世纪晚期的性作家,并且开创了“性虐待”这一名词,以其荒淫、乱伦的世界观描绘而著称。他宣扬的世界观--详尽规则权力之下的性欲混乱以及“生本能”的肆意狂舞,这种归属于萨德种系的异态乌托邦构想,本质上,是扭曲的,动物层面的。表象层面上,这和《萨罗》的影像似乎完全一致。但是,在萨德的宣讲中,渗透的是一种“快乐”原则、纵欲态度。这和帕索里尼创作该片的初衷相违背了。
那么,在这残酷的、错位的、异常的影像背后,帕索里尼试图呼喊、讲述的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深究帕索里尼的生存状态,那么就会发现他创作意向的改转,是有其流变的。身为共产党员帕索里尼善于利用电影作为批判工具,并大量注入象征主义的东西进行审视。从“神话三部曲”开始,最初他借助神话力量讽刺中产阶级,但产生的效果却不明显,于是转向了“生命三部曲”对性的颠覆,可实际状况却总是事与愿违,他没有注意到意大利人对电影的误读。帕索里尼绝望了、愤恨了。于是作为“死亡三部曲”的首章,讽刺人类的《萨罗》便问世了。由此,从帕索里尼态度的改变中,可以对《萨罗》有一种更深层的理解:帕索里尼试图将上层建筑抑或权利机制所造成的“死”的后果,异态的呈现出来,以此种姿态反面地对政治进行炮轰。但如果仅仅是从《萨罗》的政治意义入手,似乎在帕索里尼访谈录中对其的解读来看又不太符合了。而事实上,潜隐的,他似乎已经将这一切剥离出了政治,转而上升至人性、人类的高度中了。

《萨罗》的观影过程是痛苦的,它触及到人道德和生理的底线。但这仿佛又是帕索里尼的目的。他在折磨观众,相让观者引入反思,可这反思难道真的只是权利与政治吗?最后的帕索里尼是个悲观主义者,甚至使虚无主义者。他在描绘悲剧,人类的悲剧。人的伦常 被割舍,被抽离。末日景象,这是一种末日景象。而此种末日景象在反面乌托邦构想中能找到一些援引,但反面乌托邦是有工业文明超前,科技物质泛滥的前提的。然而从《萨罗》中看这一种可能已被忽略化、淡化了。人们喜欢把帕索里尼和日本的试验导演寺山修司作比对,原因在于他们大胆、怪异的影像风格和思想探索。但,明显的,从《上海异人娼馆》中可以发现寺山修司极力在为这种倒错寻找理由,从佛洛伊德一直找到马尔库塞。但在《萨罗》中,帕索里尼没有在表象上为这一切找理由,如果有,那也只是挂了个法西斯的羊头。不过米歇尔福柯的“坦白”权力运作,甚至尼采的极端个人主义能够找到一些影子和映射,但很明显的,帕索里尼由权力与性过渡到了悲观渲染。影片中充斥的“反历史”“倒行逆施”“性欲倒错”“性欲的权力控制”,如果只是片中标榜的法西斯主义的反面教材,倒也罢了。可帕索里尼将矛头指在了“人”的头上。

人性论本来就是神秘费解和复杂的。而所有的,包括冢本晋也、三池崇史、石井辉男、甚至团鬼六、江户川乱步构建的倒错异态世界,也几乎都把源头伸向“人”本身,人性本身。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以及性学三轮的心理学探索,能为部分倒错找到根源。“生本能”的人性快乐冲动、纵欲冲动;“死本能”的破坏、攻击冲动。二者混合交杂,将人的本我、动物兽性扭曲后呈现出来。这是在生理、心理上对这种倒错的解释。反观尼采哲学结合《萨罗》,其中能看到一种象征式的终极寓解。弱者被强者的权力统治,弱者永无翻身之日,连最根本的欲望也被统治了。这是一种乌托邦,强者的乌托邦,消极的乌托邦。在这象征式的影像中虚无主义貌似不在了,这里的强者是象征式的,所以这里的强者断不是“超人”,而是一种悲观的存在,没有意义的存在。尼采曾提出虚无主义后期出现的“最后的人”和“希望灭亡的人”,前者是渴望虚无的人,后者是标志虚无主义灭亡的人。仿佛人只有希望灭亡,才能摆脱虚无主义,“超人”才会现世,这是何等的悲观主义哲学,它的终极意义居然和帕索里尼的《萨罗》如此相似,这种如此令人咂舌的思想竟试图解释人的意义。

回到《萨罗》的世界。权力对性的统治,对身体的统治,对人一切的统治。反动的力无从施展,能动的力永恒统治。这悲观主义的坠落,是对人类的彻底否定,对世界的彻底否定。帕索里尼死了,上帝也死了,可人性,人始终难以琢磨,卡尔维诺讲得极妙:“萨德就在我们体内”。


参考文献: ①《萨罗》、福柯及色情电影的黄金时代
②《异端的影像--帕索里尼访谈录》
③《萨德大传》
④《解读尼采》
⑤《人类酷刑史》
⑥《死亡美学》
同时可能涉及到MTIME 豆瓣网 各色关于该片的影评思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追逐者 威望 +48 精品文章 2010-4-10 13:27

TOP

同意萨德就在我们体内的观点,也同意帕索里尼将性倒错安在纳粹份子头上的倒错。
我个人坚定反对纳粹主义,因为纳粹是人类历史上最极致的反动。
问题是,如果帕索里尼不把那些最肮脏、最丑陋的行为嫁接在纳粹头上,就可能要嫁接到平民百姓的头上,而那可能就不是不可理喻的问题了,而是彻头彻尾的、对善良的亵渎了。
任何善良的举止都应与善良的动机相吻合,任何异态的行为也都必然与异态的内心相纠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倒是情愿接受把纳粹丑陋化,也不愿意看到把众生丑陋化。
《萨罗》太恶心了,就送给纳粹这个太恶心的恶灵吧!

TOP

片尾部分,当起先的受害者被赋予权利的时候,他们同样也变成了施暴者,并且在施暴的过程中同样得到了快感。一群极端思想者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是纳粹,单个拿出来同样是一个个的普通人。任何人被赋予无上的权利的时候,都会凶相毕露。

TOP

同意二楼,无限的权力只能导致无限的堕落和腐败。

TOP

索多玛的120天,有人说这部片子是,不可不看,不可再看,很多人在一种思想的影响下就会集体无意识,变成群氓,变成乌合之众,纳粹时代的德国就是一个例子。
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如梦幻泡影
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TOP

这部影片看过了,确实不错

TOP

这部影片绝对的让人恶心,禁的有理

TOP

让人看看自己最丑恶的一面,这是反面教材的作用。

TOP

这部电影太诡异,当时看的不太认真就完了。

TOP

这不只是部电影!

电影反应生活,又常常高于生活。

电影中有很多情节很变态,但反映的恰恰是人性深处的丑恶。

在战乱年代,在政变年代,这些也就只是电影了!!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