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幻 河

【原创】幻 河

幻 河


勒惹lere

它给你了那条以你为其波浪的幻河--无知的
你置身其间品尝过喜悦也饱受折磨;而今当你眼前
的境遇--那河水新的波纹又使你重新凝望着记忆,
成长了的你怎能不泪水盈盈、对它心存感激、满怀
谢意?
          1
  还记得那时你眼眶中充盈金色?  
白色的路面!……
  化了,化了。
  熔在无尽头的白光里。
  你曾在那路上疾拐!你那时脚板火热……
  盛宴,盛宴!
  哪一天再向您致敬?
  还记得那时你站在高桥上?
  你望着消失于远方的炽白路面、
  异地的如来自另一幻梦的无声车辆缓缓穿行。
  --哪扇玻璃正护卫您哪位幸福使者的出行?
  幸福使者、欢乐使者……
  --那时怀着怎样的心情你望着?
  河流,河流!你这动人的明亮带子,
  在太阳的视野和我的视野闪着白光!
  你那种无法听到的低沉话语使心灵消融!
  --融进热情洋溢的空气,融进激发火焰的夏
季,融进多年后你眼中的泪光,融进那低沉音响中
渺远又强烈的爱意!……
  --那时怀着怎样的心情你望着,那时你站在
高桥上……
  盛宴,盛宴。
  那是早年的阳光赐予的心灵的盛宴!
  --哪一天再向您致敬?

  今天你才看清它怎样安放航标!
  --“你令我震颤的美丽使者,
  当信念正浸泡于灰色时突然飘至!
  那时默想你身着白衣的形象时我曾不知所措,
  羞愧的我于是只能希望臣服于诗歌!”

  --那是偶然侵入你生活的伟大力量,
  它引你发现你时光远端的谬误从而改变了你的
航向、使你重新开始脚步不停地去把丢失的和追随的东
西找寻!
  最初的阳光确定了心的追随,
  加之诗神们又给你以教诲!……

  于是您的信使带给我们的圣洁身影染白了那个
夏日……
  --且那个夏日在你感觉和幻梦中的姿影随其
在时轴上的前行越发虚幻!
  于是那时你眼眶中充盈金色……

  于是火焰燃烧的八月,有少年向树林奔逃……
  还记得阳光的纤指第一次令你的诗琴谐振?
  --“今天我蓦然闯入了你,惊喜又沉静!”
  你边走边看着踪迹难辨的小径、高大树木的枝
丫和身旁不知名的草木。

  --“桃金娘还是瑾草,桃金娘还是瑾草?”
是谁令诗神们对你挥动了水晶的魔杖?
  “远处的高枝间十几只喜鹊欢唱着飞渡。
  --我愿我生命的时光,也如它们的一样:
  永远于明快响亮的鼓翼节拍中溜逃!”
是谁令诗神们对你挥动了水晶的魔杖?

  于是火焰燃烧的八月,有少年的面前展开湖水
  --远方的湖面上踟蹰着雾气,
  近处的湖面上奔跑着涟漪!
  永恒队列中单纯的涟漪们摇晃着浮萍、摇晃着
苇叶;
  把热度的轮廓线外描得更深些的轻风碰动了绿
草,也推醒了湖神……
  --太阳金色的睫毛下,水神无际的纱裙边,
带着一颗追随何种颜色的心你望着?
  变强的风、黄色加深的变暗的日光、水拍湖岸
声、柳树和水生植物丛发出的沙沙声……
  当你第一次转身走向你的中心,
  还记得存在的巨流几乎把你淹没?

  --还有那在夜晚出售印满树影的花砖与昏黄
光网的不出名的街道、
  游荡着具有异样光泽与气味的风和披着不知为
何感人至深的陌生喧嚣的十字路口!……
还记得在那能模糊情感的冷硬边界的温暖夏夜,
你把预示希望的魔力赐予星光,然后凭信赖和纯白
收取护佑?  
盛宴,盛宴。
  那都是早年的阳光赐予的心灵的盛宴!……

        2
  您先令我们奔向远方,
  以使我们能够到达近处。

  没有真正得到的东西也无法真正拥有!
  只要你那藏匿着谬误与毒素的意识依然昏睡,
  心灵带给你的勋章就会变成率领着严冬的雪花!
  --您曾使我和挚友一同面对山谷,
  您曾使我们从高高的峰巅向下俯瞰……
  可心灵的双脚仍敲响着通向冰城的朝觐之路。
  --但你已不像在那火焰燃烧的八月!
  而诗神们却在一旁微笑……

  苛刻的箭矢总是射中自身--无知且不知疼痛
的头脑射着、射着;
  怯懦将带走你的安全赠你以羁绊、无限期地把
你与真理相遇的日期推延;
  二者共施的魔力将使你对失败迷恋!
那么别再当面对选择的自由和其责任的唯一的
自我指向时紧张甚而选择自欺!

  --看那些前途未卜的机器:
  在秩序、模式和文化的长鞭下受尽了指使!
  它们苍白的双颊上贴着冷风;
  它们疯狂的轨迹颤抖于注满乏倦的沥青裂纹与
永远用远古泉水给心灵与带血丝的眼睛以慰籍的猎
户座之间!
  我们的肺作为燃料,在它们红热的汽缸中被焦
虑之火焚烧!
  --如果您欢乐使者的透明微笑使我们羞惭,
  那么请于晚星初现之时悔忏!
  漫长冬夜里你的寒冷竟将湖神的礼物冻裂!
  而诗神们在一旁静静微笑,
  他们知道有疤痕的赠品完美得如同默尝着苦涩
完成了朝觐的心!
  
  每当信念的火堆几乎只剩下白烬,
  阳光的纤指又融化了心琴上的冰凌。
  --你默想着信使的激励话语面对桔黄光线里
飞跑的红黄两色车灯茫然,
  你感受着使者重燃的信念之火的温暖在淋漓的
夏雨中行进……
  而诗神们在一旁静静微笑……

  只有当潜意识中有“黑暗”可供准则排斥,
  一个人才可能借着斥力追求“光明”。
  双重冰冷之间的你的奔波劳累,
  一天天加深了你对太阳的信赖!
  日神,您不存在!可是……
  您可知您的灿烂目光曾在我潜意识的冰洋深处
凝成我诗歌的象牙骨骼?
  --我们的感觉之河曾经封冻,
  正是您的目光和歌声使冰层消融!
  --‘桃金娘还是瑾草,桃金娘还是瑾草?’
  您又在我们心中歌唱,
  愿您在所有人心中歌唱。
  愿您在所有人心中燃点意识之火,
  愿您在所有昏暗之处放射光芒,
  愿您闪亮的七弦琴声使世界的光明永恒!
  让您金色的阳光在我们心中生根,
  它即是我们驱逐黑夜的利剑!
  如果诗神们的银色诗篇又令我们羞惭,
  那么请于这晚星闪亮之夜悔忏!
  ……
  您的眼神光辉闪动,我们永远望着它赞颂……
……
  --哪一天再向您致敬?
  哪一天再向您致敬?!
  日神,您不存在!可是……

  诗神们在一旁静静微笑,
  他们的目光高远、深邃又清澄!

         3
  你对太阳的狂爱的波折--应对之深深臣服的
生命之河的偶然性的波纹--使你终于与真理目光
相对!
  许多行动、思想和感觉被觉知的光芒照亮,
  许多本将飞逝的瞬间由此化为永恒。

         4
  还记得那时你眼眶中充盈金色?
  “您的眼神光辉闪动,我们永远望着它赞颂……”
  你将疾书于巨人们未完成的浩繁卷帙的空页上?

  可你有时疯狂、坚硬有如一只钟摆!
  昏睡的头脑是制造问题和苦难的唯一工厂--
用觉知把它摧毁;
  别再因已不能用道德准则建造梦殿而迷惑,
  快跳上由头脑驶向心灵的列车!
  让创造和谐的真爱把组成我们的光之微粒整合!

  还记得那时你眼眶中充盈金色?……
  如果您欢乐使者的透明微笑又使我们羞惭,
  那么请于这晚星闪亮之夜悔忏!
  可我们的醉人祷词该向谁来致诵?!
  您的眼神光辉闪动,我们永远望着它赞颂!

  日神,您不存在!可是……
  --别再进行那虚无的土地上的感情的耕作,
  只须牢记自己的平凡、微渺与欠缺!

  您的完美使者们使我们不停默念着三个词语:
“心”、“真爱”、“和谐”。
  喷涌泉水的星星在夜空中不停闪烁,
  动人、神秘宛若有缘人的眼睛!
  生命的幻河不停奔流,昨日的波纹已永远逝
去,明天的波纹不可预知:多少脸庞依然陌生,
多少岔口可供选择--该如何面对眼前的波纹?!
  用心和意志去生活!
  在自责和反思中成长!
  肩负着双重责任同时向两方突进!
  用觉知纯化思想,用爱纯化情感。
  用全然的意识把每个片刻变成光的花粉,
  让生命的进程如同酿蜜。


2004巴黎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