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看片 盲井

看片 盲井

中国终于也有了黑色幽默的犯罪片,这实在难得,因为这个国家的G点太多,很难拿什么出来“黑幽”一下。


宋金明和唐朝阳是两个靠谋害煤矿农民工骗取抚恤金的骗子,干完一票勾当把钱寄回家后,他们的目标瞄准了一个16岁的辍学少年。过去做案时他们往往一唱一和,带着些农民的精明和狡诈,但是这次面对一个还未成人的孩子,宋金明有点心软了。


宋金明的理想是给孩子存够上大学的钱,他和唐朝阳面临的问题是:你同情别人了,但是有人同情你吗?生存的艰辛使他们只能象豺狗一样活着,把比自己更弱的人拖进陷阱,然后吃他们的肉。

宋金明内心的退缩在于他也曾经有过辍学的经历,因而对这个在工余时不忘读书的元凤鸣有一丝的同情和好感。他虽然干着杀人骗钱的勾当,却还有无法突破的心理底线,他怀疑他们干的上一票“货”就是元凤鸣的父亲,怕把这孩子一杀元家就断后了。在这种矛盾中,谋杀计划拖延下来。为了应付同伙,宋金明制造了各种拖延的借口,按照他的规矩,元凤鸣是个孩子,还未成人,在杀他之前应当让他经历过女人,并且要喝上路酒。

与宋金明相比,唐朝阳更现实,也更冷酷。在杀死孩子的问题上,他没有宋金明那样的优柔寡断。被他骗来的人都是他生财的货,谁挡住他的财路,他就杀掉谁。由于宋金明的拖延他们只能留在煤矿上,不干掉元凤鸣,就无法拿钱走人。矿工们喝酒时,唐朝阳话里有话地说:孩子终于成人了,我高兴。这既是他即将实施杀人计划的信号,也是对宋金明的提醒和不满。时间拖得越久,两个杀手之间的关系越紧张。

宋金明虽然拖延却并未阻止杀人计划,如果没有钱,他的孩子也可能走上充满危险的打工之路,象他干掉的“货”一样,在流动人口的汪洋里毫无声息地消失。在阴暗的地下,唐朝阳对元凤鸣说了影片开头那句一语双关的话:我送你回家吧。宋金明听了却没有动作,唐朝阳极度不满他的犹疑,举起镐头砸向宋金明的头部。


这是一个凶手自相残杀的结局,真相随着一声爆炸深埋在地底深处。由于事先宋金明对矿上谎称元凤鸣是他侄子,他的三万元抚恤金交到了惊魂未定的元凤鸣手上,元凤鸣看着火葬场高高的烟筒,那里冒出一缕青烟。


宋金明和唐朝阳值得同情吗?或许是,又或许不。他们可以不这样做吗?不可以。宋金明和唐朝阳搜寻目标时,在电视报道里看到有抓捕贪污犯的新闻,两个人感叹:一个说我有了这100多万也开个煤窑,另一个说我就要十几万,够孩子上大学就行了。


为了给元凤鸣喝一次上路酒,宋金明、唐朝阳带他又进了一次城,却不小心走散了。宋金明满脸焦急在人群里大声呼喊,很难猜出他的焦急是因为怕丢掉一个到手的猎物,还是怕不谙世事的元凤鸣又被别人骗去。那似乎是一种父亲丢失孩子的焦急,找到元凤鸣后他愤怒地拍打着他的脑袋,却发现这孩子是去给他买鸡去了。


青黑色群山,老鼠洞一样的工棚,嘈杂的县城,在门口拉客的妓女,庸俗无聊的黄色笑话。影片的写实风格和故事本身的悬念不甚协调,因而情节缺乏足够的张力。但它象记录片一样记下了那种麻木的熟视无睹,因生存而激发的人性恶。这些不为我们所知人隐藏在社会华丽外表之下,象一层隐燃的煤,提供着我们无法察觉却赖以生存的热量。

TOP

i有空去看看。谢谢!

TOP

不错的好片子呀,分析的很细腻呀,谢谢了!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