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我看音乐剧《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

我看音乐剧《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

一个人有两部作品改编成音乐剧,不但长演不衰,而且都成为经典,有此殊荣的自然非雨果莫属。

《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各有所长,《悲》是音乐剧,《巴》是音乐诗;《悲》是写实的,《巴》是诠释的;《悲》是叙事的,《巴》是抒情的;《悲》是正剧,《巴》是歌舞剧。

我的欣赏习惯比较传统,所以喜欢《悲惨世界》胜过《巴黎圣母院》,每当《悲惨世界》的音乐响起,我的思想就无法在向别处集中。音乐剧的好处,小人物有与大人物同样的表现机会,所以在此剧中让我津津乐道反倒不是冉阿让、马吕斯、科赛特,这些在小说中、在电影里曾被被倾注过多热情的人物,我喜欢爱潘妮,踯躅街头暗恋至死的贫家女、喜欢芳汀临终对科赛特的嘱托、喜欢在工厂门口吵架的女工、喜欢上岸寻欢的船员、喜欢德纳第夫妇热情的《酒店老板》、喜欢德纳第太太讥讽丈夫“自称伏尔泰”的尖酸,喜欢沙威,他每一开唱必有很强的节奏,这是秩序,也是力量。喜欢ABC之友,他们的《红与黑》和《民之所愿》。喜欢当所有人死去,街垒上尸体横陈,一只单簧管牵动惋惜和怀念。

《悲惨世界》不愧一部大戏,生旦净末全有了,书原本是伟大的,音乐又无愧于书籍。当沙威仰望星光,准备生命不惜追捕不止时,这时他不再是一个人脸长在狗头上的警长,他的契而不舍竟也有了某种理想主义的光辉。

按照最简单的理解,《巴黎圣母院》是批判宗教虚伪的,在法国这个正统的天主教国家里,雨果毫不掩饰地露出他的反骨。他曾把修道院比做苏丹的后宫,说夜深人静时耶稣这赤裸裸的美男子就会从十字架上走下来。《巴黎圣母院》无处不在地体现着压迫,族群的压迫,宗教的压迫,这种压迫时至今日仍未消除,所以1482年的人物在舞台上跳起现代舞蹈,用路障与警察周旋,这种看起来很前卫的方式,用来表现《巴黎圣母院》就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巴黎圣母院》是符号化的,是象征主义的,它可以激越暴烈,也能一唱三叹。《巴》的唱词无可否认的美,“大教堂撑起信仰的年代,世界进入新的纪元,人类企图攀及星星的高度,镂刻下自己的事迹”,正象剧中诗人所唱,这是一个过去的人们送给未来的礼物,是警示,是预言,是固化在建筑上的信仰饱经时光侵蚀。信仰的外形越向高处企及,它的内核就越委顿及尘。

《巴黎圣母院》听的次数不如《悲惨世界》多,除了爱思美拉达的《安塔露西亚女郎》和序曲,记忆最深的居然是乞丐们的合唱。爱情毕竟是少数人的事情,非法移民,无家可归,男男女女象野草一样菌集才似是普通人的现状。所以他们唱起:收容,庇佑,就让人想起电影里那句:行行好,请你们对她行行好。

TOP

经典的两部片子呀,其实这两片子,什么传播形式都很吸引人呀!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