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你们将可以嘲笑……”

【原创】“你们将可以嘲笑……”

“你们将可以嘲笑……”



勒惹 lere



如今谁一掉出激情就被认为愚蠢

谁一露出牙齿就被视为幼稚

谁一拍掌就被认为卤莽

谁一松喉就被认为武断



谁不把笑容锁在狱中就被认为危险

谁不把标签缝在胸前就被认为陌生

不把声调压向地下就被认为可笑

不把表针参照众人就被认为简单



惟有随波逐流才能叫做安全

惟有一声不吭你们尊称明智



谁一睁大眼睛你们就可以轻蔑

谁一露出激情你们就可以暗嘲

谁一敞开心扉你们就可以大笑

谁一离开算盘你们就可以弯腰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所有娇脆的热情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所有欢乐的跳跃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晚上不避讳月亮

说那既不能充饥也不能照明



你们笑我们天真的激动

你们笑我们执着的热情

你们笑我们推崇灵魂的超越

说那些一切统统统统统没用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本性的拥护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火焰的爱慕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朝向太阳睡眠

亲密远甚过对你们的金钱和女客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所有激情

你们以故作的冷冰表演睿智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所有热度

贫乏的你们只会用冷冰这一种道具扮演理性



一贯涂抹上嘲笑以化妆你们的空虚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追求

一贯穿戴上讽刺以掩饰你们的贫乏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冲动



黑夜里你们坚决不会迈出自己的圆圈

决然不冒着被绊倒的危险去寻找明火



你们要求以事先的求证来保证你们的安全

以事先的求证来显示你们的经验



但悲剧在于没有人能给你们签发没有危险的证明

于是那圆圈就成为了你们永久的牢狱



你们今天还在这圈里站得稳稳

并一边嘲笑着我们只是冲动和蠢笨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所有奔跑

你们将尽数我们的所有可笑

你们拄着拐杖伫立在圈里嘲笑说奔跑只带来伤口

你们不知道伤口是我们接近真理的梯级



所有人都害怕被认为幼稚而被人嘲笑

因此所有人都保持了幼稚



是的如果当你们的心灵至今已保持了幼稚

如果此时幼稚已在你们皱纹的河道里结冰

你们只能以嘲笑来化妆遮挡

只能以嘲笑来稍微调合心底的隐痛



而今嘲讽已是你们的鸦片

喝与不喝都是死亡

而在你们看来却不是这样

显然是甜蜜的酒浆



你们暗自心怀自认为更重要的东西

尽可以放声朗笑

我们则有的是悲悯和慈爱

可以尽数将你们悯怜



所有人都害怕被认为幼稚而被人嘲笑

因此所有人都保持了幼稚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光明的偏执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的不切实际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的拥有不能烹煮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的财富不能咀嚼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道德的尊崇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厚书的搬动

你们将可以嘲笑我们对理想的爱慕

你们将嘲笑我们的梦想无法实现



当我们每次一摔跟头便摔出了你们的酵母

你们的嘲讽就将可以发酵

当我们每多一个伤口便流出了你们的信仰

你们的预测就将可以沸腾



我们的错误收集在你们的本子里以供警诫

我们的跟头饲养在你们的瓶子中以供观赏



你们过于精明竟认为怀疑应先于接受

你们过于精明竟认为分析应重于学习

你们过于精明竟认为思考应重于诵读

竟认为挑拣远比接受重要

人类的愚蠢真是无尽无穷



每个人都认为世界上自己第一聪明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可以将别人拣挑

可问题在于没有真知的人们也想判断

没有标尺的裁缝也想剪裁



怀疑多于学习的人们都认为世界上自己第一明智

躺在棺材里也在嘲笑那裁缝是个蠢材



你们总想先分清价值的高低再进行接受

你们总想在学习之前先做出价值的拣挑

可悲剧在于你们还根本没有这衡量轻重的标尺

可悲剧在于你们还根本没有这分辨价值的眼力



没有标尺怎么判断



“怀疑在先,其他都在次”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第一聪明

一步就迈到了批判性的思考!



每个人竟都认为自己可以将别人拣挑

你们总想分清什么是价值高低

可你们根本没有这分辨的眼力



生命会告诉你们什么是真正意义

只要你们想要在胡须中重新再来



愚蠢的人们只相信自己的思考

总提出智者在千年前就已回答过的问题

并都以为这问题是自己第一次发现



谁都暗自打算按照自己的需要来取舍

谁都暗自打算就以自己的精明为尺度



可悲剧在于你们的聪明才智远远不够

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重要和次要



没有真知的人根本无法挑拣

因为挑拣的本质是借助眼力分辨

可没有眼力怎么分辨?

没有尺子怎么剪裁?



要分清好坏和优劣



分清什么珍贵什么平庸

什么看似有用其实无用

什么看似无用其实有用



什么看似虚幻其实真实

什么看似简单其实蠢笨

什么看似困难其实可行



——可没有标尺怎样判断?

不过你们并不担心……

凭你们熟练的怀疑和精通的讪笑



猫头鹰看天上有凤凰鸣叫飞过

紧抓住自己的死老鼠浑身颤抖

生怕凤凰抢走了自己的美餐

并为凤凰的飞过而大笑庆幸



你们这些建筑师善于使用嘲笑胜于使用柱子

善于用嘲笑把自己来架高

当你们借着对别人的眼睛发出第一声嘲笑

你们就感觉自己升到了别人上空

以为凭嘲笑就可以把自己在别人头上凌驾

你们这些建筑师善于用嘲笑来自欺



于是你们将可以开始在幻觉的山顶嘲笑

把我们、裁缝和猫头鹰来尽情俯视

并赌咒发誓永远不会蠢得像我们一样









2004巴黎

TOP

诗人诶,帅诶,顶顶!!!!

TOP

嘻 自愧不如呀
现代派诗人
想要结交新朋友吗,到【灌水乐园】来玩吧!

TOP

厉害。。。
几天没有上。。。
来了个厉害的人儿哦。。。
我以神的姿态闪耀在这美的瞬间,凡人勿扰。

TOP

相信姐姐几天没出现 是不是也正在闭关创作呢
想要结交新朋友吗,到【灌水乐园】来玩吧!

TOP

发新话题
重要声明:本社区是以即时在线留言的方式运作,心中的阳光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本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心中的阳光受到「即时在线留言」运作方式所限制,故不能完全监督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心中的阳光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在线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作为娱乐性质的社区,本站谢绝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令、有关政治的内容。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